今天是: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品牌活动] -- 小记者 -- 夏令营冬令营 -- 研学旅行 -- 亲子活动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研学旅行
  研学旅行
教育部出台《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后,如何做好“旅游+教育”
发布日期:2018/9/7           浏览次数:757次           [关闭]

自从去年12月教育部联合十一部委出台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以来,相关企业纷纷加快了在教育领域的发展步伐。刚刚过去的暑期,各类关于游学、夏令营受到了广大家长和学生的欢迎,作为“旅游+教育”中的细分领域创新服务,教育属性强、具有固定场所特征的营地教育发展势头强劲,相对于百年前营地教育起源的欧美国家,中国营地教育从萌芽到现在发展不过十余年时间,显然还处于初级阶段。

在此前的报道中,左驭高级投资经理安慰曾撰文表示,“没有围墙”体现了营地开放的环境和氛围,“学校”体现了营地输出教育内容的本质。本质上营地教育是开放空间承载各类素质教育内容的体验式教育。

面对与日俱增的市场需求,市场上开始涌现出一批从事该领域专业服务的企业,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中国营地教育企业如何建设并运营管理好这座“没有围墙的学校”?

带着这些问题,执惠分析师采访到国内最早开展营地教育相关业务的启行营地教育创始人——赵蔚。

布局营地教育产业链,探索“中国营地教育”样板

2008年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小天使行动基金成立,是北京启行青年发展基金会的前身,从这时起启行就已经开始做营地教育内容,是国内营地教育最早的实践者。2012年启行营地发展中心成立,是中国第一个营地教育研发中心,致力于为青少年提供营地教育服务。2016年启行营地教育服务了5300多名学生,截止目前今年已经服务了6300多人,包括15个海外项目在内整体的复购率达到60%

从产业层面来看,想要做好营地教育就必须涉及到教育产业链的几乎各个主要环节,包括从营地建设、到课程设计研发、到师资培训、到营地运营管理以及咨询等一系列的环节。中国营地教育联盟主席、启行营地教育创始人赵蔚女士对执惠讲述了启行业务布局的过程。2008年开始启行以内容切入,希望能依据孩子的需求,补充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之外具有社会属性的教育,帮助孩子综合成长。在过程中,启行发现孩子群体需要一能够定期、持续学习的场所,但是行业内却没有人能专业的运营管理营地,也没有专业的导师去服务和带领孩子。

 

*中国营地教育联盟主席、启行营地教育创始人赵蔚女士

正是因为中国市场的这种需求与供给的不匹配,启行在探索了多年后于2012年成立发展中心,希望在营地教育产业的各个环节进行深入研究,从整体上促进中国营地教育产业的各层面的发展。赵蔚表示,“我们希望做一个适合中国的样板出来,能把研究成果输出给需要机构,包括营地设计、课程设计、风险评估、运营管理等各方面全方位的方案”。

中国可以创造出具有自己特色和国际化标准的营地规划建设和管理运营体系

执惠曾在《教育部发文后,这才是旅游企业掘金营地教育的4大正确姿势》一文中对目前中国营地教育产业的大致情况进行过分析:整个产业链已初具雏形,各主要环节都有或多或少的企业进入,其中以上游资源——营地端最为明显,以户外、旅游、房地产为代表的进入者居多。但是国内目前缺少营地建设的标准和规范,从规划到建设到运营管理,国内经验存在着严重缺失。

对此启行营地负责人表示,一方面很多类型的机构进来做营地教育相关的项目,其实会给孩子营造更多良好的学习场景,孩子是一个在特定时间内相对更稳定的客群,反过来可以给企业和营地教育项目带来可持续的发展动力。另一方面,在营地规划、建设上,国外的经验可以借鉴和学习,但是不能照搬,虽然国内缺少经验,但是我们有能力创造属于中国的营地教育体系和模式,做中国需求的管理模式,打造出兼具中国特色和国际化标准的教育营地,而启行在做的就是探索中国模式。

 

启行计划从2015年到2022年建10个营地,目前启行已经建成运行的营地有2个,战略合作的有2个,北京的营地在规划设计中,预计在2019年左右开始运行,日本的营地在筹划中。赵蔚女士表示,营地占地均在30亩以上,一个营地从规划设计到建成到投入使用至少需要2年到2.5年的时间。

北戴河歌华营地自2012年建成并投入使用以来,启行在营地的建设、规划、运营管理上已经积累多年经验,但是启行并未迅速的进行大规模复制,而是精心打磨。赵蔚曾经提到,营地的安全性、创新性,其教学功能、美育功能是否达标,都是开展营地教育的基础性问题。

 

赵蔚对执惠表示,启行要求自己必须深入研究以理解教育、理解营地教育,然后再输出成果,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要向成熟的营地教育市场学习,也要向其他的教育机构学习,保证涉及到的环节能符合孩子的需求和发展。这是启行给自己定下的要求,这种深入、专业的态度不仅表现在教育营地上更表现在导师的培养上。

导师是孩子的贴身守卫者和教导者,师资培训至关重要

“教育+旅游”产品面对的都是未成年人,知识体系和价值观尚未完善,对孩子的引导和安全保障并不能用纯教育或纯旅游产品中的常规方法,导师成了连接营地、课程、家长和孩子的最重要纽带,也是解决突发事件的核心,是影响孩子最终体验的重要因素。深知其重要性,导师的培育始终是启行的核心内容之一。

 

赵蔚表示,导师是接触孩子最近的,陪伴孩子时间最长、最深入的群体,不仅需要他们对导师的职位十分认同、对孩子真心喜爱,而且需要很多的专业能力,但是大多数导师没有在营地长大,没有营地感觉,因此导师的培训非常重要。

据赵蔚女士介绍,由于营地教育市场快速增长,启行近两年每年都有近千人的师资培训,这些培训即包括面向学校老师的,又包括面向营地教育行业导师的。在行业导师上启行已具有一套完整、细致的培训体系。

启行从12年期每年提供导师培训,每年这个时候会招募大学生进行系统的导师培训。培训过程首先从经过理论培训开始,然后组织学员进行活动实践,经过几个阶段的理论+实践训练后,再根据孩子年龄、营地特点等进行内部的筛选和细分,匹配到具体的营地或特定孩子群体,然后再针对性的进行下一轮的培训与实践,过程中通过老导师的带领与营地活动的参与,让新导师逐步成熟,整个培训周期在一年左右。

 

据悉,启行的导师培训都是免费的,很多启行的导师也都进入了更多的企业或机构,由于在营地教育行业杰出的人才输出能力,启行也被业内称为营地教育的“黄埔军校”。

让孩子拥有最大的主动选择权,鼓励孩子不受限的探索更多可能性

营地教育作为素质教育的一种,其本质和核心在于教育,课程设计的理念引导孩子的体验和最终收获。赵蔚曾提到,营地教育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有益补充,同时也是“催化剂”,一方面能帮助提升孩子的综合能力,同时也帮助孩子挖掘自己的特长和可能性。

不同年龄段孩子的生理、心理状态和承受能力不同,注定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产品的差异性。赵蔚对执惠表达了对不同年龄段孩子状态的理解,孩子从一个家庭舒适区到独立区和教育一样需要不断进阶的过程,0-6岁阶段的孩子更多的是模仿学习,7-12岁则易受到同伴影响,会相互影响并学习,14岁以上已经可以接受一些小的挑战,而到了16岁以上则需要榜样作为学习的目标,在不同的阶段,营地教育的课程内容和形式都是不同的。

虽然年龄是决定产品的重要考量因素,但是启行并未完全把孩子限制在年龄中。启行通过不限主题、不限年龄、不限性别、不限地域的综合产品体系让孩子最大限度的进行自主选择,通过打造综合性营地为孩子以不一样的方式开启素质教育的大门。

 

从类型上看,启行产品包括日间营、预备营、夏令营、冬令营、海外营、国际青年营、学校营、培训营,其中每个营会都包括多样化的产品,是综合性营会,这与很多企业的主题化产品具有明显差异,赵蔚对执惠详细描述了目前的产品体系:

一类是针对同一年龄段的产品。比如针对7-12岁的孩子设计至少10个深度的workshop,孩子基于兴趣选择课程,包括马术、机器人、电影制作、艺术戏剧、舞蹈、自然探索、航海等十个主题工作坊,孩子基于兴趣去选择;

其次是不限年龄产品。每个营还提供40个以上的体验工作坊,除了每个上午和同龄孩子去学习外,还可以打破年龄段,接触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不同的导师,每天选择尝试不同的东西;

第三类是不限年龄、不限性别的主题大型活动。在一期14天营会里至少有10个全员的主题活动,孩子可以打破年龄、打破性别参与;

最后一种是同一年龄、同一性别的生活小组活动。生活小组中会设置很多不同的活动,供相同年龄、相同性别的孩子参与。

 

启行的每个营会都会包含以上类型的活动,除了部分活动是某一特征由启行来安排外,很多活动孩子可以根据自己需求进行个性化选择,也就是一个孩子在一个营会里可以自己组合活动,形成具有个性化的体验的内容。赵蔚表示,其实综合性营地挑战极大,对师资、对课程设计能力、管理运营等各个方面要求都极高,但是这种方式却可以给孩子更大的选择主动性,在不设限的情况下鼓励孩子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在过程中发现自己的兴趣爱好和潜能。

2016年启行服务了5300多学生,截止目前今年已经服务了6300多人,包括15个海外项目在内整体的复购率达到60%。这是启行课程体系和理念获得了市场的认同,随着行业的爆发启行也开始更快速发展,同时高复购率也表明启行与家长通过内容和品牌建立了较好的信任关系。

用内容和品牌打消家长顾虑,建立长久、持续的信任关系

中国营地教育产业面临诸多问题,获客就是其中之一。作为产品决策者家长考虑的因素除了一般的内部和外部因素外,在产品层面上有关内容、安全等方面的因素在决策过程中影响程度大幅提升。相比之下价格在营地教育产品消费决策中的影响程度远小于其他类型消费决策,群体的价格敏感度更低。正是因为这种决策心理过程,导致互联网时代常见的价格战策略、信息对称策略(如比价类网站)等并不一定能达到良好的营销和获客效果。这是目前很多营地教育、游学类产品都或多或少依赖B端获客的原因之一。

赵蔚表示,父母从对孩子不敢放手到信任机构放手让孩子参与进营地教育中来,中间存在很大的差距,需要有一个信任的过程,营地教育产品不是一次性产品,家长很难总是随便选一个营地,最终看的是机构品牌和内容,因此重要的不是某一渠道平台,重要的是营地教育机构是否能通过教育理念、价值观、服务、安全等让家长信任,持续的把孩子送来。

除了用产品和服务来建立与家长的信任关系,启行还加入了家庭类产品不仅丰富产品结构,也进一步拉近与家长的距离。据赵蔚女士介绍,目前启行每年春天都会提供家庭亲子的活动,未来在北京营地将会有专门服务家庭的项目,让孩子和家长通过不同的形体验一个活动。这是启行在产品层面的不断研发和扩大,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来看,这也是启行建立与家长的信任关系的方式,让家长参与进来,通过实际体验不但拉进与孩子的关系,同时拉进启行与家长的关系。

据悉,启行这两年的营员增长大部分来自于C端,这对营地教育行业的获客来说是一个良好的信号。极高的复购率是启行坚持“教育初心”打造产品、以孩子为核心的结果,但是“教育+旅游”领域其实还存在着大量产品质量不足的问题,今年暑假就着实上演了一番冰水两重天的戏码。

无论是什么形式的教育从业者要保持“教育初心”

近两年暑期的游学产品火热,话题热度也一直居高不下,之前网络上一篇《月薪三万撑不起一个孩子的暑假》的文章更是引发了大量的讨论,据媒体报道,很多游学机构产品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稍微晚了家长就买不到产品。但是在市场火热下,游学、夏令营圈也爆出了大量的负面新闻:产品名不副实、领队老师费用由学生分摊等问题不断被曝出。市场过热同时又缺乏监管和标准的情况下难免催生各种问题,方兴未艾的营地教育市场尚不完善,也面临着诸多诱惑,未来如何保持净土?

“营地教育的从业员要始终保持教育初心,要从教育本身去思考,把这个想好了,其实任何一个机构都能很认真的做好”赵蔚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这种初心是启行发展营地教育的根本理念,表现在自我要求上,也表现在合作伙伴的选择上。启行与世界15个国家的40多个战略合作项目每个都是赵蔚女士与各个创始人洽谈,在其看来,价值观、教育理念、营地环境和安全性是三个非常重视和考量的因素,有很多的营地可能是纯商业的,没有教育的坚持和理念,这类营地就不在启行的选择范围内。

“这个行业的人应该非常关怀孩子,对教育有理解、对孩子很有期待”。赵蔚女士在采访的最后如是说。